首页 »

幕后 | 他是上海的最后一代“跑片员”

2019/10/10 0:01:25

幕后 | 他是上海的最后一代“跑片员”

 

“以前的暑期档,也是一年中我们的忙季。胶片电影的拷贝又重又少,两个电影院放映同一部电影,往往需要我们在电影院之间接力传递,有时候还会发生胶片读不出来的放映事故。如今好了,暑期档更热了,放映的电影更多了,技术也更进步了,就不需要我们这些人了。”

 

上海电影股份有限公司的毛海林在退休前是一名“跑片员”,他告诉记者:“其实不叫‘跑片员’,准确的说法是拷贝调度员或影片管理员。”退休之前,他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把胶片拷贝从电影公司派送到各个电影院。随着绝大多数影院改用轻便的硬盘电影,胶片电影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毛海林也成为了中国电影史上最后一代“跑片员”。

 

10分钟跑完25分钟的路程

 

上世纪70年代,毛海林在虹口区提篮桥大名电影院工作。当时电影拷贝很少,一家影院放完电影,跑片员就要立刻取回胶片送到下一家影院播放。他说,那时娱乐活动少,家里也没有电视机,到电影院看电影是人们难得的享受。“观众在观影过程中得到放松,我的辛苦就值了。”

 

令毛海林印象最深刻的是一次取片时的突发状况。那天他赶到四川路上的国际电影院取片,由于出现机器故障,他没能按时拿到胶片,这也意味着在大名电影院候场的观众不能准点观影。拿到胶片后的第一时间,他骑着自行车拼命赶回大名电影院,平常要骑上25分钟的路程,这一次只花了10分钟。到达电影院后他筋疲力尽,累得倒在了地上。“跑片员这一行里有一句话:轮子一响,想着观众。我想到观众在等着看电影,心里就很急。” 毛海林说。

 

每月1日到15日,是各电影院来取拷贝的日子,这也是跑片员每月最忙的时候。“尤其碰到大片,周末我们都不休息。”

 

毛海林展示轻便的硬盘电影

 

一部电影有50斤“重”

 

除了速度,对于跑片员来说,运送胶片拷贝更大的问题是重量。

 

毛海林解释:“放映一部普通长度的电影大概需要5卷胶片,每一卷胶片大概有10斤,一部电影就是50斤。一辆摩托车可以装4部电影的胶片量,大约两百斤。这些胶片压得摩托车轮胎都没气了,重得很。如果电影比较长分上下部,那么更重。”

 

2004年,上海电影集团为毛海林配备了一辆运送电影胶片的面包车。他经常跑火车站、汽车站取外地运来的电影拷贝,一车要装50部电影的胶片拷贝。虽然运输便捷了许多,但是卸货却并不轻松,“冬天卸货,也浑身是汗。”由于胶片的重量问题,这一行也成了实打实的力气活,毛海林说:“我们没有女跑片员,太重了。”

 

好在,这样的电影“重量”已成为历史。毛海林说:“过去一部胶片电影自重50斤,现在,一个小小的硬盘可以装三四部电影。影院的小伙子一来,几个硬盘一块儿拿去,方便得很。”

 

2008年,电影院刚开始用硬盘放电影的时候,毛海林和几个搞技术的同事曾就硬盘电影会否全面代替胶片电影的问题展开争论。同事的答案是不可能,至少短期内不可能,而毛海林认为过不了多久,胶片电影就会被替代。

 

毛海林展示轻便的硬盘电影

 

胶片电影成珍贵“遗产”

 

不过五六年的时间,毛海林的设想已经成为现实。如今,不仅绝大多数影院用硬盘放电影,而且还出现了通过卫星发送信号播放电影的新方式。“胶片拷贝转成现在的硬盘影片,对于影片出品方来说节约了大批资金,对影院放映方来说既节能又环保,而硬盘还可以多次使用,也深受影院欢迎。我们现在看老电影,银幕上会出现一道又一道的痕迹,那是因为胶片放映时磨损的痕迹。”

 

毛海林说,上海现在平时只有两三家电影院还在放胶卷电影,例如《黑猫警长》这样的儿童片。他的女儿是普陀区一家电影院的经理,这家电影院在今年上海国际电影节要放11场胶卷电影,却遇到没人会放胶片电影的窘境,还是毛海林出面请了一位退休的放映员才解决了这一问题。

 

随着胶片拷贝逐渐退出电影市场,胶片也成了一种珍贵的物质“遗产”。毛海林告诉记者,上海电影集团有五六千部较为珍贵的胶片拷贝被保存在了车墩摄影基地,其中不乏《一江春水向东流》和《五朵金花》这样的经典之作,“那里的胶卷保存条件很好,24小时恒温。”

 

当被问及现在不再需要跑片员是否为此感到失落时,毛海林干脆回答:“不失落。”他说:“现在观众的观影选择越来越多,技术越来越发达,这是好事。我相信,未来的电影放映会越来越便捷,连硬盘都会退出历史舞台。”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文中图片由作者提供 图片编辑:曹立媛 编辑邮箱:134674205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