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舆情】“公然激情”该如何处理

2019/10/10 0:01:24

【舆情】“公然激情”该如何处理

 

“优衣库事件”的余波未了,近日又有微博网友在爆料称,一对男女在沈阳地铁一号线旁若无人地长时间亲热接吻,男子右手搂在女子腰间,甚至将左手伸进女子的衬衫内。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如此不雅的行为,法律管不管?

 

最新的消息是,优衣库事件的两位男女当事人正在处理中,而“地铁门”也已经有警方介入。只是这怎么处理,似乎是一道难题。

 

【问题一:当事人的行为违法吗?】

 

先来看“优衣库事件”。将淫秽视频上传网络的孙某某自不必说,他触犯了刑法,构成犯罪。但人们普遍关心的是,录制视频的男女当事人是否违法?

 

优衣库事件中的更衣室,可以认作公共场合的私密空间,两人在这里的行为基本不涉及违法。然而,随着视频在网络上的传播,不再“私密”而转化为“公然”,才是该事件的重点。所以,是否违法应当视当事人是否知情而定。

 

第一种情况,若拍摄视频的男女当事人对于上传者的行为是知情的,且纵容了这一行为的发生,则其存在与不雅视频上传者相关联的违法故意,成立制作淫秽物品。第二种情况,如果视频拍摄者对此毫不知情,那么他们的行为便不违法,而且,他们的隐私权还受到了孙某的非法侵害,可以依法起诉以寻求救济。

 

例如“陈冠希艳照门”事件中,虽然当事人拍摄、制作了诸多性爱视频,但是他并无传播、流出的故意,因此并不构成违法。又如2003年发生在陕西省的“西安黄碟案”中,一对夫妇因为在家里观看黄碟被邻居举报,警方进而介入调查,对当事人进行刑事拘留,但是该案最终被撤销,政府对受害人进行了赔偿和道歉,并免除了相关涉案民警的职务。这些例子说明,男女二人在私密空间拍摄、观看性爱视频的行为并不违法,除非他们将这些视频公然传播。

 

但是,从目前警方处理的结果看,拍摄视频的当事人特别是男当事人对视频的首次传播可能是知情的,因此,“优衣库事件”中的男女主角很可能会触犯治安管理处罚法的相关规定,构成制作淫秽物品的行为。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可能面临10至15日的行政拘留,以及3000元以下的罚款。

 

再来看“沈阳地铁门”,男女主角的行为,虽然是在公共场合,但其实并不违法,仅仅是一种违背社会公德的不文明行为而已,还没有达到“淫秽”的标准。当然其行为对周围乘客特别是目睹这一刻的少年儿童产生了极大的负面影响,但是由于其行为并未违反任何法律规定,甚至就连事发地的《沈阳地铁乘客须知》也没有对此类行为作出直接的禁止性规定,因而只能对其进行道德谴责。

 

一言以蔽之,公然的且淫秽的行为往往是违法的,很多情况下还可能会构成犯罪;但公然却并不淫秽的行为,或者“淫秽”却并不公开的行为便不构成违法。

 

【问题二:境外是如何处理此类事件的?】

 

那么,对于在公共场所“公然激情”的不雅行为,其他国家和地区是如何对待的呢?

 

可以说,还是有很多国家和地区将此类行为认定为违法的。曾有两名俄罗斯人在国际航班上公然行房事,在乘客要求其去厕所之后不仅未予理睬,反而变本加厉,造成恶劣影响。之后,英国法院对其作出每人罚款979美金的有罪判决,并将其驱逐遣返回俄罗斯。在奥地利,在公共场所性交的当事人,不仅要面临罚款,还有可能要被判处半年监禁。在马来西亚有一对情侣因在阳台上公开行房事而被警方介入调查。我国台湾地区的刑法中规定了妨害风化罪与公然猥亵罪,2008年台北一男子在书店内裸露私处,涉嫌妨害风化以公然猥亵罪遭判6个月有期徒刑并处罚金;2009年台湾男子蔡秉翃网拍舒淇露点写真,被判妨害风化遭到拘役。

 

而就中国内地而言,“流氓罪”是历史上一个不可忽略的存在。1979年刑法第160条规定了:“聚众斗殴,寻衅滋事,侮辱妇女或者进行其他流氓活动,破坏公共秩序,情节恶劣的,处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这一罪名虽然笼统地对所有破坏公共秩序的流氓活动加以规制,是一个“口袋罪”,但是本罪的成立也必须以“情节恶劣”为前提。

 

以今天的观点来看,在地铁上过分亲昵的行为远远谈不上“情节恶劣”;但是在改革开放初期,特别是在1983年“严打”前后,类似“沈阳地铁门”这种公然在公共场所“秀恩爱”的激烈行为极有可能被当做流氓活动定罪处刑。“严打”风紧的时候,不仅在公共场所“耍流氓”的行为要被严厉惩处,即使是夫妻二人在自家院里裸体乘凉、数名男女在私密场所举行舞会派对,也有可能被科以重刑。随着社会的发展与开放程度的不断提升,很多过去看来严重有违社会风化的犯罪行为,在今天仅仅被视为一种有悖社会公德的不雅行为。

 

【问题三:是否有必要处罚?】

 

有网友呼吁制定相关的细则,对类似地铁等公共场合接吻和其他不文明的现象处以一定数额的行政罚款。实际上,一些地方也对公共场所不文明的现象加以规制。例如,苏州市轨道交通乘车规则第8条规定,禁止在车厢内进行影响市容市貌、环境卫生及有损社会公德的不文明行为;有的高校甚至成立督导队,对学生情侣在公共场所拥抱、接吻的行为进行查处和制止。

 

这些做法本意是好的,但是对类似“沈阳地铁门”的不雅行为设立细则进行罚款,却面临着认定难和执行难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方面,在地铁车厢里没有安装摄像头的情况下,如何对当事人实施了不雅行为进行调查取证?另一方面,不雅行为达到怎样的程度,才能课以行政处罚?根据我国现行法律的规定,对于进行淫秽表演的行为,才能进行一定数额的行政罚款,那么,仅仅是因为接吻和不雅动作就要对当事人进行行政处罚,是否有违处罚的公平性?这些问题无法有效解决,即使有了相关的细则规定,也难以真正贯彻落实下去,进而沦为一纸空文。

 

法律是最低限度的道德,不能将纯粹的道德问题法律化。公共场所的不文明行为,只要没有严重到露骨、淫秽的程度,法律就不能过度干预,否则便会影响公民的基本自由和权利。对于触犯法律的不雅行为,例如“优衣库事件”,我们当然可以依据法律予以追究,但是对于性质没有那么严重的不雅行为,便不能科加严苛的处罚。归根结底,公共场所的不雅行为是一个道德和修养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