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态文明与诗意生活④丨胡永红:植物园给我们带来什么?

2019/10/10 0:00:07

生态文明与诗意生活④丨胡永红:植物园给我们带来什么?

说到植物园,一般的市民朋友们可能首先会想到这是一个种了很多树木和花草的公园。不过,给人们提供休闲游憩只是植物园的功能之一。

成立于1987年的国际植物园保护联盟(BGCI)在1998年将植物园定义为“拥有活植物收集区,并对收集区内的植物进行记录管理,使之用于科学研究、保护、展示和教育的机构”。

我非常愿意与大家分享由植物园界权威BGCI创始人Heywood教授1987年总结植物园的一段话:纵观植物园近百年的发展,其一直是生物多样性科学研究的主要中心,是一个植物引种机构,为医药、农林和园艺提供各种植物资源。同时植物园每年吸引着2亿的参观者,为日益繁忙的都市社会提供美丽恬静的休憩场所,在人类社会与人类赖以生存的植物资源之间建立了更感性的联系。植物园也进行科普工作从而传播了植物学知识,她是生命世界的橱窗,也是人们和科学见面的场所。

如果我们梳理一下植物园的历史,会发现植物园还有其他重要功能,而且一直围绕着国家战略和地方需求,与时代同步发展。

470多年前,在今天属于意大利的帕多瓦这个地方建立了世界上第一所公认的现代植物园——帕多瓦大学植物园。那时候,植物学研究还从属于本草(也就是药用植物)研究,这所植物园的功能就是种植并标出各种药用植物名称,以确保公众不会吃错植物而发生问题。这个问题在今天也还有重要意义,即使是城里人,往往也有采摘野菜的习惯。但如果不认识植物,把毒芹或毛茛当成野芹菜,把钩吻当成金银花,那就很危险了。

260多年前,随着收集物种的增长和殖民地的扩张,异域新奇植物和潜在的经济植物成为殖民者的目标和追求,成千上万的外来植物被运到欧洲的植物园进行分类研究,其中不乏大量后来发展起来的经济作物。随着欧洲殖民地的大面积拓展,各类经济作物迅速在世界范围内大量种植,此时的植物园起了非常重要的推动作用。

170多年前,英国完成第一次工业革命,城市里集聚了众多的产业工人。然而,城市是一个充满人为扰动、很不自然的环境。心理学揭示,几万年前,人类大概就形成了厌恶人工环境、喜欢无扰动的自然景观的心理,因为人类活动会造成食物资源缺乏,并带来垃圾和疫病,而纯朴的自然意味着健康和丰富的资源。所以,就和今天也聚居在城市中的我们一样,当时英国的工人阶级渴望在烟雾缭绕的城市中享受到自然。这时,英国的植物园适时转型,提供游憩功能,成为公众娱乐花园,通过打造乡村般的自然景观,便为市民提供了回归自然的愉悦享受。

50多年前,随着全球环境恶化,植物赖以生存的栖息地不断遭到人为破坏。加上其他各种原因,便导致植物资源大幅度减少,引起社会的关注。这时,已经成立了100多年的美国密苏里植物园发起并联合了全球许多植物园和其他机构,进行植物保护行动。因为植物是陆地生态系统中最主要的生产者,没有植物通过光合作用制造养分,动物也不能生存,人类也不能生存,所以保护植物就是保护环境,就是保护人类自己。

在植物园工作的20年,我走遍了全球大小超过120个植物园,感受了每座植物园的特色,看到那些成功的植物园多是活的植物园,是与社会和时代同步的,是不断满足社会需求的。从中也领悟到植物园的实质,实际上是利用自身的知识更好地、无私地为人类服务。

所以,8年前,辰山植物园在此开园,作为一个年轻的现代植物园,辰山新的使应该承担新的使命。辰山从建园起就有一个很高的起点,希望能够成为集科研保育、园艺技术、科普游憩于一体的综合性植物园。辰山的使命归纳起来是8个字:精研植物 爱传大众。这一切都是为了满足人们对美好生活不断增长的需求,这也是中国植物园在新时代的使命。

大家知道,环境问题已经成为影响生物多样性丧失和人体健康的核心因素。有一句话说,在恶化的环境里,健康是会衰退的,繁荣是会枯萎的。目前,我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可能只是随时能呼吸洁净的空气,喝到纯净的泉水,吃到安全的食物,植物园在这些方面,可以为人们的生活,做出自己的贡献。

所以,植物园可以为我们

——保护地球上最后一株植物

——筛选培育更健康多样的食物

——创造更宜居自然的生态环境

这可以称得上我们的使命。

我们的想法是面向以代谢综合征为主的慢性病,如糖尿病、高血压、高血糖、高血脂等,还有可能会出现的人类因为长时间近距离看手机而到导致的视力退化等问题,利用大数据和传统的民族植物学知识对有价值的野生植物资源进行再挖掘,并利用现代分子生物技术,对植物进行品质改良,获得新品种,从而预防和改善慢性疾病。辰山已经在这个方面尝试做了一些工作了,如可以从鼠尾草中提取对心脑血管有益的丹参酮和酚酸,与之相关的还有黄芩类植物,以及从牡丹种子中冷轧的高品质的牡丹籽油。今天,植物资源的开发需要有更加广泛资源收集和更高的科技水平。辰山因此应用了大数据、组学技术等先进科研手段,已经发表了一系列成果,达到了国内先进水平。

辰山也为城市生态环境水平的提升做了大量的技术储备,如为城市筛选最适合生长和特色的植物,如市花玉兰、垂直花墙的蔷薇安吉拉、在林下生长的八仙花等,以及能快速高效去除水体和土壤中污染的植物,并为城市特殊生境绿化储备了大量的实用技术,可快速大幅度提升城市的环境品质。这一工作的重要意义不仅是为了满足植物园本身所需,而且启发我们,生态环境并不是只有眼前的绿意葱茏和鸟语花香。在表面的生机之下,是众多默默发挥着作用的环境因子。水、土壤及其内部的微生物都是这样具有重要决定性作用的环境因子。只有创造了水、土壤等安全的环境条件,我们才能有健康的城市生态环境。 

当然,这健康的城市环境,一定要具体地呈现出来,才能让我们感受到美好的生活。无论是收集的珍稀濒危植物,还是一年四季种植的各种观赏植物,都呈现了丰富的植物多样性。这些丰富的植物又引来了多样的动物(比如为植物传粉的蜜蜂、蝴蝶和鸟类),这就在城市里重建了一个较为健康的自然。

最近几周正在举办的兰展,更可以说是辰山多种功能的一次综合性的呈现。考水平的研究,保证了兰展为参观者展现了千奇百怪的兰花,让人能充分意识到兰花的多样性,萌生保护环境的意识。在兰展期间,我们举办了多种多样的科普讲解和讲座,也希望可以给参观者传达植物文化,它们又是文化多样性的呈现。不仅如此,网上经常调侃说,中华民族是爱种菜的民族。在如今这个菜市场上的品种极为丰富多彩的时代,在家里种菜早就不只是满足副食的需要,而更是一种精神上的寄托和享受了。换句话说,在城市中种菜,与其说是农业,不如说是园艺。既然如此,我们也希望兰展能把市民朋友的园艺兴趣从蔬菜转移到花卉上。种植这些株形优雅、花姿奇丽的兰花,也许会比种植蔬菜带给主人更大的成就感。

辰山植物园是有边界的,我们在这207公顷的土地上,勤奋耕耘,但辰山一贯秉承的“精研植物、爱传大众”使命是没有边界的,我们努力将辰山理念传播国际间,开展IABG培训班,培养一带一路沿线发展中国家优秀的植物园管理者,为全国多个植物园的设计管理提供咨询;我们努力将科研成果落在大地上,为城市绿化培养配置新优品种、为崇明花岛和世博文化公园建设提供技术支撑;我们非常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将来的上海会在一个巨大花园之中,成为全球生态环境宜居城市的典范。

在英国邱园学习期间,感慨于英国人对园子和每一株植物的真情实意,她们已经把邱园作为自己的精神家园和生命的一部分,这是邱园长期耕耘的结果,也是辰山追求和追赶的目标。

这样,当你来到辰山,不仅仅是视觉上的愉悦,更是提速了品质生活,丰富着我们心灵的诗与远方。